文化湖北->楚地风华->缤纷生活
 


千奇百怪的“族”群生活突现武汉街头
culture.cnhubei.com 文化湖北    1-3 8:56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徐玲玲)近几个月来,江汉路步行街、中山公园、群光广场等不少地方,一群群特别的人开展了一些特别的活动,引来了人们特别的眼光。近年来,人们突然发现,一些显得有些“另类”的“部落”族群,仿佛遽然间出现在我们身边……

抱抱族:陌生人的关怀

美女卖拥抱

抱抱团在江汉路的活动中,打出拒绝冷漠的标语。

  11月4日下午,汉口江汉路步行街。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下,一群俊男靓女面带笑容,将一个又一个真诚的拥抱,送给了陌生的路人。他们是“抱抱团”的成员。在活动中,他们要干的,就是拥抱陌生人。

  12月24日,下午1时30分,50多名“抱抱团”成员来到群光广场门口。其中,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站在大门口,举起牌子叫卖拥——每拥抱10秒钟向对方收费一元钱。3时30分,卖拥抱活动结束,收入近300元。两人的行为引起了路人的热议:为什么拥抱还要收费呢?该负责人笑着说:“我们自有想法,暂时不便透露。”

  据资料显示,“抱抱团”来源于2001年的美国。美国人杰森·亨特失去了母亲,哀伤的他独自行走在海边沙滩之上。望着三三两两的陌生面孔,他突然有一种渴望,渴望与人拥抱重温母亲温暖的爱,希望自己能从旁人的温暖中摆脱忧伤。于是,他在纸牌上写下:FREEHUGS(免费拥抱),独自在沙滩上漫步。一个陌生女性看着他,立刻紧紧地搂住了他。从这一天起,“FREEHUGS”,这个关于爱和分享的运动开始在全美蔓延。

  今年,一澳洲男子将这项运动推向了全球化的网络世界。这一次,他在悉尼闹市街头手举“免费拥抱”的牌子,将“免费拥抱”的核心内容变成了直白并更易被人接受的“来自陌生人的关怀”——该男子以一句话概括“免费拥抱”的意义——“只要有一个人跟我拥抱,就会带动从旁经过的五个路人脸上的微笑。”

  一名中国长沙的网友开始在网络上倡导“抱抱团”概念,中心内容是:拒绝冷漠。10月底,该活动被正式引进江城。来自猫扑网站武汉分站的高管于乐在网络上发帖,组织策划了江汉路上的拥抱活动,第二次活动是在光棍节(11月11日)举行的,几十名网友齐聚群光广场,拥抱单身的青年男女。除了街头的拥抱外,该“抱抱团”还自发组织去养老院、孤儿院等地,看望并将温暖的拥抱献给那里的群体。

  组织者于乐告诉记者,“抱抱团”就是要传递温暖和爱,以后将会组织更多的公益活动。据于乐介绍,目前,江城的“抱抱族”群一共有4个,人数在500人左右。除了武汉外,襄樊、宜昌等城市也组织了“抱抱团”。

  拥抱中,也有很多温情故事。一个年轻的男抱抱团成员站在路边时,突然冲上来一名中年男子,给了他一个非常长时间的拥抱。随后,中年男子告诉他:“你长得太像我儿子了,他已经很多年不在武汉了,我好想念他。”

  一个女抱抱团成员看到一个捡垃圾的中年大叔时,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大声说“拒绝冷漠,我们来拥抱吧!”大叔一愣,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女孩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并做出了拥抱的姿势,大叔的双眼里闪烁着泪花,冲上前给她一个拥抱,并大声地说“谢谢你,丫头!”

顽童族:重拾儿时的欢乐

顽童派对中,大家是如此尽兴。

  12月2日,汉口中山公园,江城的“顽童族”自发组织了一场派对——KIDULTPARTY。KIDULT的意思是:“像小孩儿一样童心未泯的成年人”,中文翻译成“玩童”,因为有很多中老年成员,于是他们自称为“顽童族”。

  据悉,这天的活动是由一个网站上的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的主旨是让大家在活动中找回童年的感觉,抛开一切的压力,尽情在活动中玩耍。当天共有50多人参加,其中年龄最小的8岁,最大的50多岁。素不相识的人们在一起重温了童年时的经典游戏:老鹰捉小鸡、丢手绢……

  参加活动的人中,一位大婶玩得乐不可支:“哈哈,好久没这么快活过了,真是感觉越活越年轻了。”还有一位带着孩子的父亲不停叮嘱,下次有活动早点通知啊,玩得好开心。

  该活动的组织者告诉记者,“顽童族”的口号就是:你无需在路旁悄悄地观望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的嬉戏,只要你愿意,放下所有的一切,敞开心胸,你就可以像童年时一样玩耍。

  据悉,目前江城的kidultparty一共建立了3个Q群,人数共200多人。除了参与团队外,“顽童”概念也开始在江城各大企业里蔓延,不少企业的白领下班后,会自发组织玩老鹰捉小鸡等儿时游戏。一名在光谷供职的高小姐经常下班后呼朋唤友,邀约大家一起游戏。她告诉记者,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大家玩得很开心。

  情侣去死团:让物质爱情去死吧

  近段时间来,一首《死了都要爱》,非常流行。而该句歌词,正好与情侣去死团的宗旨不谋而合——反对商业化的爱情。去死团一名成员告诉记者:现实社会,爱情往往被物质所迷惑,我们也经常受伤,因而开始对所谓“玫瑰花,蛋糕和钻戒的爱情”感到不信任。

  记者了解到,参加去死团的成员多为单身,他们在心中固守着对真爱的追求,也想用实际行动告诉身边的朋友:金钱换不来爱情。因为有着同样的信念和追求,去死团成员也很快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一位参加去死团的大二女孩陈丽(化名)告诉记者,以前一直以为,爱情就是玫瑰花和浪漫的情话,后来,自己寝室有两个女孩子谈恋爱时受骗,她们爱上的男生也会玫瑰不断,将爱挂在嘴边,可没想到,那两个男孩子最终却背叛了爱情。陈丽说,室友的遭遇给了自己警醒。

  据悉,情侣去死团的第一次活动共有30人参加,大家一起聚集在群光门口大喊“死了都要爱”,表明自己对爱情的立场。参加该活动的主要为在校大学生,组织者巴黎告诉记者,当时广场上本来有一场时尚的活动在举行,可我们的喊声实在太大,也吸引了主持人的注意,害得他分神,愣在台上忘了词,我们只好朝他报以歉意的笑容离开。“在喊这句话时,感觉年轻真好!”一成员秦同学告诉记者。

  据悉,目前,江城的“去死团”成员已发展到了100多人。

 快闪族:内心渴望一种激情和被人注视

  11月11日,50名网友聚集在武昌新世界大门口,突然一声号令,大家集中起来大喊“快闪”,随后各自从不同的方向离开。短短几秒钟,原来嘈杂的大门口顿时安静下来,当路人回头看向他们的方向时,一群人却瞬间散开。这就是江城快闪族的第一次活动,效果很轰动。

  “快闪行动”是新近在国际流行开的一种嬉皮行为。许多利用网络联系的人,约定一个指定的地点和时间同时做一个指定的不犯法却很引人注意的动作,然后赶快走人。又译“聪明暴民(SmartMobs)”、“暴民(Mobs)”、“快闪暴走族(flashmobs)”等。开“快闪”先河的是美国一名文化工作者,他认为自己是纯为搞笑,他形容参加者都是“莫名其妙的一伙”。

  12月初,30名“快闪族”聚集在一家肯德基店。大家选派出两名代表,走上前大声问服务员:“请问有盒饭吗?”服务员当时一愣,回答“没有!”两人朝外面的人群眨了个眼睛,外面的人开始大喊:“哦,那我们就去麦当劳了!”说完,30人一起闪了,留下顾客和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记者了解到,快闪族中,年龄层次也同样集中在十几到二十几岁之间。中南一家医院的护士李小姐也是江城快闪族成员之一,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感觉很平淡,总是不自觉在内心呼唤一种激情和被人注视,所以加入了这种外人眼里很荒唐的团体。“不过感觉很刺激很好玩,下次有活动还要参加。”

  据悉,目前,江城的“快闪族”也发展到了100多人,大家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搞怪活动。

暴走族:很经济的一种运动

  2004年,江城就涌现出暴走一族,通常是几个志趣相投的人,利用周末的时间,在武汉三镇行走。他们不需要带太多的工具,带上水、饼干、面包等,就可以过一天。从2004年到现在,不断有新的暴走族诞生,很多人围绕着东湖徒步,一边欣赏着沿湖美景,一边行走。不少人告诉记者,“暴走族”现在也不能叫族了,毕竟,“暴走”也逐渐发展成一种时尚的生活态度。

  据了解,“暴走”源于美国,流行于韩国、香港等,是一种新时尚运动。目前,世界上暴走一族大约有7000万人。所谓暴走,指的是选定一条路线,沿着路线徒步或驾车行走,时间由一日到数日不等。“暴走”其实也是极限运动的一种,它挑战着人们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因为暴走又不像登山野外探险等极限运动那样需要投入较大的经济代价去购买装备,它的最低装备只需要一双好鞋和一瓶水,外加几块面包就可以成行了,因此也很能被大众所接受。

  武昌一名经常参加暴走的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一家IT公司的部门经理,平时一般都呆在办公室,下班后回家还有公司的班车,几乎很少走路,感觉身体素质也下降得很快。后来加入暴走一族后,经常背着包和大家一起徒步东湖,几个小时的运动令人非常惬意,身体素质也好了很多。

  今年夏天,在一次暴走中,陈先生他们一行几人整齐地在东湖边步行,遇到一男子将车停在路边乘凉,陈先生他们的行为引起该男子的兴趣,该男子上前与其攀谈起来,大家边走边聊,不知不觉间,该男子和陈先生他们一起绕着东湖走了近半圈后,才一拍脑门“完了,车还在那儿!”于是该男子与陈先生互留了联系方式,并约定“下次活动,大家一起玩。”

  王小姐是有车一族,自从迷恋上暴走后,车也少开了,她笑言“走路真的很环保,还能多接地气呢!”

社会学家:不妨碍别人,就能得到宽容

  记者了解到,此类不少活动都是由网站发起组织,或是由网友自发组织的,但承办方一般也是网站。武汉猫扑网站一名余姓高管告诉记者,此类活动提议并发起后,网站一般要出面联系场地、购买礼品等,再组织报名,事情十分繁琐。但每次活动的收益却是很令人欣慰的。比如说顽童派对,居然有50多岁的人参加,这是令人没想到的。以后,我们会多组织此类的一些活动,让大家的生活态度更积极,更懂得去寻找一些好的生活方式。

  就江城的此类活动,记者采访了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员冯桂林。他说,现代人的“族”群生活,从网络走到现实生活中是很正常的。首先,此类“群居”方式有一定合理性。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社会行为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方式上更追求多元化和个性化,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多元化还会有所增加。再者,广大市民应该对此类活动抱以宽容的态度,你参加与否是你自己的事情,也不必对别人的行为横加指责。

  冯桂林称,此类活动大多出发点是好的,但不一定能得到很多人的认同,那么在开展和宣传此类活动时,一定要注意,不能让自己的行为妨碍到别人。他说,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将一些美好的愿望贯穿到实际行动中,比如做善事等,会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冯桂林指出,从合理性角度来讲,组织这些娱乐活动本身不存在问题,但在选择参加此类活动时,一定不能盲从,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比如,活动如果给自己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或给身体增添了负担,如果自己不能承受的话,没必要一定参加。总之,无论选择哪种“群居”生活,一定要明白,只有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来源: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页面未找到 - 荆楚网

检查您浏览器中输入地址是否正确,如果您不愿意那么...

有时间的话
扫一下
也是可以滴
二维码
武汉高校赛马专业教出6个全国冠军 学生与马为伍 今日立冬节气 湖北神农架迎来降雪 “湖北造”高精尖新品亮相珠海航展
页面未找到 - 荆楚网

检查您浏览器中输入地址是否正确,如果您不愿意那么...

有时间的话
扫一下
也是可以滴
二维码
武汉高校赛马专业教出6个全国冠军 学生与马为伍 今日立冬节气 湖北神农架迎来降雪 “湖北造”高精尖新品亮相珠海航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