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设为首页 | 收藏  【在线投诉】  【邮件】
荆楚网主页
中部崛起 荆楚网视
荆楚孝星>>各地孝闻 热字TAG:

山东孝子韩和平:精心侍母40年

http://focus.cnhubei.com  2008-3-20 12:3:30  大众网

    百善孝为先。3月18日,山东商报刊发了“寻访山东孝子”第一期——《李文华:带父求学的山大女硕士》,在读者中引发强烈共鸣,纷纷拨打热线,讲述身边感人的孝亲故事。日前,记者根据读者提供的线索,在济南王官庄小区采访了精心侍母40年的韩和平,见证了这位下岗工人平实而朴素的真爱。

    邻居眼中的大孝子

    “这么多年,他始终细心地照顾母亲,从没见过他惹母亲生气。每天,从早到碗,端茶送水。下岗后,更是一刻不离地照顾母亲。”

    3月20日,记者接到读者王女士的热线电话,“在王官庄小区有一位大孝子,精心侍侯寡母近40年了。虽无惊天动地之举,但几十年如一日,很不容易,感动了每一个认识他的人……”

    3月21日下午3点,济南王官庄小区。记者根据读者王女士的指引,来到一栋灰暗的老式居民楼。敲了敲门,没人应答。推开未锁的屋门,迎面一个小走廊,尽头的卧室门从里面插着。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昏暗的房间里,隐约可见一位老人躺在床上。

    “老姐姐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先别惊扰她了。”隔壁的刘大妈对记者说,“我们这几栋楼基本都是岔路街拆迁时,从那搬来的,房子很小,都是一室一廊的结构。以前,我们两家就住在一条街上。他们家一直过得挺苦,但是,韩和平对母亲的孝顺却让人们都挺感动。”

    刘大妈向记者介绍说,韩和平在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因病过世,他母亲带着他和他的两个姐姐相依为命,“(韩和平)从小就非常懂事,放了学就帮着家里干活,还帮母亲拉地排车。那么小的孩子,真难为他了。”

    韩和平:孝敬老人天经地义

    韩和平每天饭前饭后都会给母亲用热毛巾擦擦脸和手-1

    “这么多年,他始终细心地照顾母亲,从没见过他惹母亲生气。每天,从早到碗,端茶送水。下岗后,更是一刻不离地照顾母亲。”

    据刘大妈介绍,韩和平从厂里下岗后,曾经与妻子开了一段时间面的。面的淘汰后,韩和平就在家专心侍侯母亲,主要靠妻子开小货车来维持生计。“直到去年秋天,他媳妇租了个小门市,他去帮忙,每天晚上6点多才能回来。白天,老人就由两个孙女照顾。”

    与韩和平同住一栋楼的于大妈,虽然与韩和平接触不多,但却每天亲眼目睹着韩和平对母亲的孝顺。“(韩和平)每天侍侯母亲吃完饭,就领着母亲到楼下溜一会儿。他总拿着个马扎,跟在母亲身后,一见母亲有些累了,就赶紧扶着坐下歇歇。每天三次接下楼,再送上楼。如果天气好,他母亲在楼下多坐一会儿,他就赶紧上楼倒好茶水,给母亲送下来。如果见母亲热,就拿把扇子给母亲扇扇。家里有点好吃的,都是留给母亲,连孩子都不舍得给吃。”

    朴素的人间真爱

    “孝敬老人天经地义,我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没啥可报道的。其实,有很多比我更孝顺的。”

    晚上6:30,记者冒着寒意料峭的细雨,再次来到韩和平家。韩和平的母亲颜玉兰倚着枕头,盖着被,半躺在床上,床前点着一个电暖器,韩和平已在为母亲准备晚饭。

    今年49岁的韩和平,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沧桑感和疲惫,“娘,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冷不冷?”韩和平的眼中满是对母亲的关切之情。韩和平自己从不舍得用电暖器,但为了让母亲更舒服一些,“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台”。

    韩和平对记者的到来感觉很意外,“孝敬老人天经地义,我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没啥可报道的。其实,有很多比我更孝顺的。”

    我们正说着话,韩和平的女儿给奶奶端来一碗稀饭和一盘炒西葫芦,还有一个发面烤饼。“我母亲有老胃病,消化不好,只能吃一些易消化的食物。”韩和平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一盆热水,洗了洗毛巾,给母亲擦了擦手和脸。韩和平又尝了一口稀饭,见不烫嘴,就将稀饭、菜、烤饼和筷子端到母亲面前,“趁热,吃吧。”

    “我母亲前几天身体不大舒服,打了几天点滴,刚刚好了一些。母亲一人拉扯大我们姐弟三个,很不容易。两个姐姐不在身边,照顾好母亲就是我的责任。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从小见母亲生活得太苦太累,就一直想着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韩和平对孝道有着传统的理解,话语中流露出朴素的人间真爱。

    等母亲吃完饭,韩和平将剩菜剩饭收在一起,又用热毛巾给母亲擦了擦手,问母亲,“明天早饭想吃点啥?”为了让母亲吃得舒服一点,韩和平每天会问好几次。

    尽管条件很拮据,但韩和平对母亲却不吝啬,母亲想吃什么,韩和平就会想方设法去买到,他也从不让母亲吃剩饭剩菜,“母亲吃剩的,就由我负责吃掉。过惯了穷日子,舍不得浪费。”

    “无论怎样做,都无法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如果因为没有照顾好母亲,哪一天母亲带着委屈和遗憾走了,那时后悔也晚了。”

    “在我四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留我们孤儿寡母和一堆债务。母亲当时在运输公司拉地排车,收入微薄,为了拉扯我们姐弟三个,操劳过度,落下了一身病。1965年,两个姐姐支边去了江苏,我和母亲的生活更加艰难。”韩和平回忆起艰难的儿童时代,眼眶中开始有些湿润。

    当时,年仅9岁的韩和平过早地尝尽了人间疾苦,“那时,母亲拉地排车是挣计件工资,为了能多赚一点钱,母亲起早贪黑的干。”

    仍在上小学的韩和平,就已学会做家务,还在课余时间帮着母亲拉地排车,“虽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感觉可以为母亲分担一些,就很高兴。”

    小学毕业时,韩和平流着泪对母亲说,“我已长大,会照顾好这个家,让您不受一点委屈。”

    尽管母亲反对韩和平辍学,但终究没能拗过决心已定的儿子。“其实,当时辍学也挺无奈的。见母亲太苦太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早点为母亲分担一下,就下定决心不读书了,至今我也不后悔。”韩和平对记者说。

    从那一年开始,当时才十几岁的韩和平,放弃了童年应有的快乐无忧,全力以赴帮助和照顾母亲。

    然而,不幸接踵而至——韩和平的母亲因操劳过度而几次病倒。“从那以后,母亲就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看病又欠下不少债。”那时还不满20岁的韩和平扛起了家庭的重担。

    当时,身边的同龄人基本都开始谈婚论嫁,而韩和平却顾不上想这些,只是一心想着怎么维持这个艰难的家,照顾好多病的母亲,让母亲尽量舒适、快乐。

    “如今,母亲已82岁,身体越来越差,必须细心照顾才能让她生活得舒服一些。如果因为没有照顾好母亲,哪一天母亲带着委屈和遗憾走了,那时后悔也晚了。我始终觉得,无论怎样做,都无法报答父母养育之恩。”韩和平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句句饱含真情。

    “母亲永远最重要”

    因母亲喜欢吃草包包子铺的素包,韩和平每天早晨要跑十几里地去帮母亲买素包。

    “我母亲有十二指球溃疡,首先应注意饮食规律,不可暴饮暴食,要定量定时,不能吃生冷、辛辣和油腻食物。因此,我在照顾母亲饮食的时候,费了不少心思。”韩和平根据母亲的身体情况和母亲的喜好,制定了简单而实用的菜谱。

    早上,韩和平起床后,先将母亲房内的便盆清理干净,再给母亲打上一盆热水,给母亲洗手洗脸,然后服侍吃饭。早饭以豆浆、牛奶、稀饭为主,“还会吃2-4个素包”。

    因母亲喜欢吃草包包子铺的素包,韩和平每天早晨要跑十几里地,到普利街的草包包子铺去帮母亲买素包。“直至近两年,小区内开了一家“长清素包店”,才不用再跑那么远了。”

    早饭后,韩和平就领着母亲到楼下活动活动,约半个小时。回到家,给母亲泡好茶水,几杯茶后,让母亲小睡一会。

    午餐一般以稀饭、馒头、炒菜为主,辅助吃一些水果和点心。“由于胃不好,从不让她吃米饭。”

    吃完午饭,再领着母亲大楼下,稍微活动一下。“天气好的时候,就让母亲在楼下多坐一会,给冲好茶水。如果天气不好,就在室内走动走动。”

    晚饭以面条为主,有时也吃稀饭、馒头(或者发面烤饼)和炒菜。饭后,再领着母亲到楼下遛一圈。“天气好的时候,还领着母亲逛逛附近的小公园。”

    临睡觉前,预备一些点心和水果,“可以随时少吃一点”。
每当母亲身体不大舒服,韩和平就睡在母亲房里的沙发上,可以随时照顾。“母亲永远是最重要的。”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