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设为首页 | 收藏  【在线投诉】  【邮件】
荆楚网主页
中部崛起 荆楚网视
荆楚孝星>>各地孝闻 热字TAG:

甘肃成县孝子脚蹬三轮带母千里赴华山

http://focus.cnhubei.com  2008-3-20 16:59:16  中国甘肃网


遇到上坡路,娘儿俩推车步行


荒郊野岭用酒精炉煮方便面

  为了让疾病缠身晕车严重的母亲完成夙愿,成县青年做出惊人之举——

  由于身体状况不佳,年近花甲的成县妇女石菊英多年来想去华山的愿望一直无法成行。为了能让母亲在晚年实现这一夙愿,8月21日,儿子胡海峰骑着三轮车从家乡出发,穿越艰险的秦岭山脉,沿着通往陕西的公路开始了长达600余公里的漫漫旅途。8月25日,本报记者驱车抵达陕西凤县境内,见到了已经出行5天、刚刚翻越秦岭的母子二人,在疲惫和坚持中,他们走进三秦大地——

  【记者追赶】凤县遇到母子二人

  从徽县进入两当境内,秦岭山脉绵延不绝,从高处向山下望去,316国道上穿梭的车辆如蚂蚁般蠕动。直至陕西凤县境内,狭窄的公路带逶迤在绝壁峭峰和万丈深谷之间。驾车路过此处的司机都格外小心,在进入凤县之前,记者不免为历经此境的母子担忧。

  几天前,成县青年胡海峰就是骑着三轮车,载着年近花甲的母亲,从家中出发,穿越秦岭而抵达凤县的。

  8月25日上午11时20分,记者到达陕西凤县。根据预先和胡海峰的短信联系,他和母亲已经一大早从凤县县城出发,其间在不停地赶路。通往西安的陕西省道,车辆来往穿梭,此时,记者让车速放慢,沿途搜寻小胡的三轮车。远处,一辆黄色顶棚的三轮车在一段缓坡路面上吃力爬行,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他们就是胡海峰母子的三轮车。

  此时,小胡已经是气喘吁吁,瘦弱单薄的他,戴着黑色遮阳镜,穿着厚厚的旅游鞋,他把母亲从三轮车上扶下,歇在路边一片树荫底下。“他们就是昨晚和我们联系的记者!”小胡给母亲介绍。趁休息的当儿,小胡从车上拿出一个月牙形的水袋递给母亲让母亲就喝水。记者看到小胡的三轮车上放着很多东西,小酒精炉、碗筷、药品、修车工具等等,虽然是第一次以这种特有的方式长途出行,但小胡临行前和家人想得很周到。小胡的母亲摇着水袋说,“水也不敢多带,带多了很重,娃娃蹬不动!”

  加油站附近的一位大嫂告诉记者,从县城到这里22公里,“前面不远就是凤州镇!”也就是说,这22公里路,小胡蹬着三轮车和母亲走了近四个小时。“我们每小时平均就是五六公里,前几天要比现在艰难多了!”临近中午时分,记者希望拉上小胡的母亲快些赶到前面的镇子吃饭,可老人家一再婉言谢绝,“我坐10分钟的车,就要难受好几天,所以娃娃才用三轮车拉着我去陕西!”

  【讲述险情】翻秦岭刹车出状况

  20多分钟后,小胡将三轮车停靠在凤州镇一家饭馆门前,这是一次比较轻松的休整,记者一行3人和小胡母子一起吃了当地的风味小吃“扯面”和“蘸水面”。小胡吃饭神速,他利用吃饭的空隙很快将几瓶纯净水灌进月牙形水袋里,等母亲吃完饭后,下一个行程的工作已经准备停当。对于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和一位没有多少远行经历的年轻人来说,用这种近乎原始的方式完成母亲的愿望,实在是一次难以想象的举动。小胡说,好多困难他和父亲都估计到了,但仅仅几天的行程,让他和母亲感觉除了疲惫,还有经历多种危险的后怕。

  8月21日早上,胡海峰骑着事先改装好的三轮车从成县县城家中出发了。从成县到徽县50公里左右的路程,其间有不少山路,他们用整整一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徽县银杏树乡——小胡母亲的娘家。次日,他们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养足精神再次启程。然而,23日当天在赶赴两当的途中,险情却接连发生。当日下午2时,他们时走时停,终于爬上了通往两当路途中的秦岭山脉——一座当地人叫老洼山(音)的山顶,此时,山上下起小雨,从山顶到两当县城路途遥远,又大都是下坡路,路面潮湿滑腻,途中几乎没有人家,他们赶天黑前必须到达两当县城。但一会儿,小胡闻见三轮车刹车胶皮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焦糊味,他一边安慰母亲,一边给刹车上浇水;没想到,行驶了几公里后,刹车再次散发出浓浓的焦糊味,小胡再次浇水,以缓解险情。等他们下山后,夜幕已经降临。

  几天的行程中,小胡最担心的是,身体不大好的母亲途中生病。但老人家似乎很坚强,精神也很乐观。老人说:“昨天(24日)中午12点,我们赶凤县的路上,到了山顶已是中午12点,周围没有人家,就用酒精炉煮了两袋方便面吃了牎”

  【行程目的】儿实现母亲心愿

  在凤州镇饭馆,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胡海峰拿出一张用塑料薄膜包起来的沿途路线图,按照计划,25日晚要赶到凤县红花浦,在这张简单的路线图上,他都标出了基本路程公里。

  从8月21日开始,除了一天休息时间,这三天多的时间,他们经过成县、徽县、两当到凤县,行程大约167公里。“要抵达目的地华山,沿途共经过29个县、市、乡镇。”小胡指着线路图说。小胡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带着母亲出门,但他很坚定地告诉记者,“我必须尽可能地按照预计行程骑车,这样每天晚上才能让母亲睡个安稳觉!”

  小胡出言坦然真诚。今年25岁的胡海峰去年毕业于甘肃政法学院,之后在兰州一家律师事务所打工,但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带着母亲到外面转转。小胡弟兄三人,家中三代中医,父亲在当地行医颇有名声,家庭也算殷实。母亲长期患有腰椎病,近年来血压也很低,已有近10年时间没有到外面去过了。其实,原本可以乘坐长途车或火车到西安的,但老人坐在软座上,腰椎疼痛难忍,同时晕车也很厉害,因此,一直无法成行。胡母很坦率地说,“想到华山看看,也是我的一个心愿啊!”于是,母子俩踏上了这次艰辛的旅程。25日下午1时,胡海峰母子吃完饭,再次踏上东去的旅途。此时,天气转阴,有些凉爽,小胡笑着说:“千万不要下雨,我们赶紧赶路了!”

  从成县到华山估计有五六百公里的路程,小胡说,估计还要20多天才能赶到。当晚9时10分,小胡从凤县红花浦发来短信告知:“我们刚到红花浦。”

  【父亲祝福】盼母子平安归来

  胡海峰家住成县东南后街,63岁的父亲胡正儒戴着老花镜显得格外精神,记者去时他正在厨房忙着给外甥做中午饭。

  得知记者来意,胡正儒心情马上变得忧郁起来,面部表情格外严肃。“儿子与老伴的出行时时都牵挂着我的心。”一栋二层小楼的四合院,里外收拾得干干净净。胡正儒是当地有名的老中医,胡家是三代中医世家,老人说,家里的日子全靠他的手艺养家,生活还可以。

  提到儿子胡海峰及老伴去陕西的事,老人说,刚开始他一直反对,觉得儿子的做法很荒唐,但是儿子的孝顺、固执,加上老伴也想到华山去,最后,他只好同意了。

  在胡正儒的眼中,三儿子胡海峰是孩子当中“最有孝心的一个”,大学四年期间,胡海峰每次回家,都会向老人问寒问暖,为他洗脚、洗衣服,这令他们老两口特别感动。为了能满足母亲的心愿,今年4月,胡海峰专门将兰州的工作辞掉,决心赶在今年秋天凉爽时,带上母亲到陕西转转。胡正儒一位退休的老朋友,出于关心,特意提供一辆北京吉普供母子俩使用,让已经学到驾照的儿子开车上路,但老伴无法坐车,只能婉言谢绝。眼下,最让胡正儒担心的是老伴的身体,由于近段时间天气变化大,他也不知道老伴会不会在路上生病?他希望母子俩平安归来。 (记者:朱静渊、康渊)

中国甘肃网-2007年8月27日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