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文化评论

影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荡涤观众心灵

发布时间:2013-02-25 21:33:40来源:SRC-113

  今年1月,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公布了第85届奥斯卡提名影片名单。这份名单让之前预测奥斯卡的媒体和影评人感到意外,提名影片中基本没有票房、口碑俱佳的商业片,而且这些提名影片风格各异、题材多样,令人充满惊喜。华人导演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获得11项提名,其竞争对手是斯皮尔伯格执导的传记片《林肯》,主演丹尼尔·戴·刘易斯也将向第3座影帝奖项发起冲击。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独立电影《南国野兽》和法语影片《爱》受到众多影迷的追捧,两部影片都入围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尤其是两位女主演分别刷新了最年轻和最年长最佳女主角提名纪录。本届奥斯卡获奖结果于2月25日揭晓,其实奖项花落谁家固然令人期待,但对影迷来说,一睹强片风采,在众多热门影片里寻找自己心中那一部奥斯卡得奖影片,恐怕更令人喜不自胜。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中国电影“冲奥”未果的事实一直令中国电影人以及影迷们稍显尴尬。由此,人们反复提问:中国电影到底离奥斯卡还有多远?我们是否需要与这场游戏为伍?有学者曾表示,不必将“冲奥”当做终极梦想。而应从奥斯卡了解到中国电影所应该建立的规则,学会拍有质量的电影。虽然中国电影是否能够进入奥斯卡获奖影片视野并不能成为判断电影好坏的唯一标准,但我们或许可以从奥斯卡历年提名、获奖影片中感受到奥斯卡对于一部好电影的设定标准,而由此反观中国电影,对其提出更高的要求。

  笔者有幸在短时间内看过几部本届奥斯卡的热门影片,影像交错之间不禁令人感慨,也许曾经我们认为中国电影缺少大制作、缺少高科技,甚至一度批评中国电影不会讲故事,但或许观看过本届奥斯卡提名影片之后,你会发现,大制作、大明星、大导演不过是浮云,故事外壳仅仅是一部电影成功的基础,而影像所传达的关于文化、历史、信念、精神这些更深层的东西,才是一部有质量的电影真正需要做到的。纵观本届奥斯卡提名影片,你会发现,在所谓的造梦好莱坞传统的背后,有这样一批影片在回望历史、转向心灵的追问,在故事线索的构架下展现社会、人性的矛盾,重树信念与精神。在笔者看来,或许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带有这样一种暗示:在商业电影充斥银幕的当下,“向后看,向内转”更贴合审美疲劳的观众们的内心需求。

  电影《林肯》是斯皮尔伯格执导的一部美国“主旋律”电影,借用网友Adaniel对此片的评价,这部电影是在“严肃地为历史还魂”。在表现林肯为争取通过废奴法案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影像中,观众真实地触摸到历史,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这也是《华盛顿邮报》对该片的评价:《林肯》为观众呈现了一个寻常人物卓越的领导才华,而不是完美有如蜡像的总统,也没有通常的吹捧。

  影片《逃离德黑兰》和《刺杀本·拉登》有相似之处,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巧妙借由当事人视角描述史实背后人们所不知道的细节。有人认为,《逃离德黑兰》生动地展现了政治与好莱坞娱乐的完美结合。故事本身很有意思,美国中情局探员想到假借拍电影之名前往伊朗解救6名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的外交官。传统好莱坞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戏码虽然让观众并不感新鲜,但影片展现出的多层面人物内心博弈、对个体生命的尊重令整部影片淡化了政治背景,观看性极强。而《刺杀本·拉登》则以一女性探员视角切入,展现出在为世人所瞩目的刺杀本·拉登行动成功的背后,是一场不见硝烟的现代战争。导演不带任何倾向性的描述,将一切看法交给观众。

  一些影片侧重于以今时所思回望历史,一些影片则转向人性深处。如今爱情电影繁杂炫目,人们反复在光影间质疑是否存在真爱。法国电影《爱》的叙述令人感受到真爱残酷如刀割。两位高龄演员的精彩表演填充了许多镜头间沉默的细节,很少有人将镜头对准老年人的相依相伴,将现实生命的残酷摆在眼前。相信早有电影表现过生命,也有影像表现过死亡,但《爱》“是一部关于生命与死亡,以及这两极中的一切的杰作”。

  在同样转向内心追寻轨迹的影像中,笔者对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南方的野兽》两部电影印象深刻。“少年派”令人释然,“野兽”令人执着。抛开奇幻的3D特效,“少年派”荡涤着每一个曾经少年的观众的心灵。而“野兽”作为一部处女作,导演本恩·泽特林则配合非职业演员上演了一部另类童话:小女孩在艰难环境中与生活这头恶魔搏斗,学会坚强地成长。

  谈到中国电影难以走向国际,有人认为在于文化差异。不过笔者在看完这些提名影片后,明显感觉影片所传达的精神并未因文化不同而受到影响。相比之下,近年来中国电影所选择的大片路线,在宏大的叙事背景和宏阔的叙事场景下,电影所能体现的文化精神反而弱小不见了。或许从本届奥斯卡这些热门电影里,我们能琢磨出中国电影与奥斯卡的距离?

  于 帆(稿源:中国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