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最新播报  绿色世界  绿色中国  绿色湖北  绿色武汉  历届回眸  绿色论坛
 
第三届植物园大会->绿色世界
承办世界学术盛会 促进全球植物保护
2007-3-26 9-23-27
       新华网湖北频道武汉电(记者高友清、张戬烈、通讯员蒋厚泉)世界植物园大会是全球植物园事务中最高规格、最具学术影响力的盛会。面对世界一些著名植物园的激烈竞争,武汉植物园凭借近些年日益突出的"中国因素"和自身实力,力挫对手,最终获得了第三届世界植物园大会的主办权。雪后初晴,磨山银装素裹,中科院武汉植物园主任黄宏文在办公室内,就主办第三届世界植物园大会的有关事宜,愉快地接受了新华网记者的专访。

 

黄宏文博士接受采访

新华网:第三届世界植物园大会将于四月份在我国举行。请问为什么这次大会选定由我国举办,由武汉植物园承办呢?

       黄主任: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第一、中国科学院1998年提出了知识创新工程,着力构建国家知识创新体系。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科学院立足于我国植物资源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致力于将植物园的景观以及为公众服务的职能提高到世界一流的水平,提出在我国建立三个国际一流的核心植物园:西双版纳植物园、华南植物园和武汉植物园。武汉植物园的建设在2002年左右启动,在实施知识创新工程过程中,按照国际一流植物园的标准设计、改造植物园和提升植物园的水平,并得到湖北省、武汉市的大力支持,形成中国科学院、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三方共建武汉植物园的良好局面。在这种大环境和大背景下,我们做了大量国内外的物种保护、科学研究、科普教育方面的工作。中国是一个植物多样性大国,目前保存的高等植物有31000种,占全球高等植物的十分之一。其中,武汉植物园目前保存的物种达8000种。按照我国客观环境保护、资源可持续利用等方面来说,我们都应该做好植物园的物种保护工作。这几年,武汉植物园的建设引起了世界植物园界的广泛关注。

植物园实验温室外景

植物园景观温室外景

武汉植物园音乐喷泉

植物园景观温室内的瀑布

  新华网:武汉植物园保存的8000种植物是否包括三峡地区的植物?

    黄主任:当然包括三峡地区的植物。武汉植物园的物种保护工作是立足于华中地区,华中地区目前的植物大概是5000多种,当然我们也在向北、向南、向西南部扩展,同时也收集国外对我们国家农业、林业、经济产业有用的重要植物,比如药用植物、农业、林业需要的一些重要的经济作物也收集。在这个过程中武汉植物园也得到了世界植物园界的承认和关注,包括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植物园、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等一些大型植物园主任都很关注武汉植物园的建设。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外植物学家也提出来要保护中国的植物。而中国加强植物园的建设这一举动在国际上影响也很大。我本人既是武汉植物园的主任,也是中国科学院植物园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在协调开展中国科学院植物园的整体工作。

    近几年来,武汉植物园的植物学家也参与了国际植物保护战略和行动宣言的起草,比如去年10月份我们参加起草了在全球气候变暖条件下全球植物保护的战略--《大加纳利岛宣言》。这一宣言根据全球气候变暖的必然趋势,提出了在全球气候变暖条件下怎么样进行植物保护。

全球变暖,环境变化后,动物可以跑,植物只有三个出路。按照现在的温度变化趋势,一百年以后全球气候再升高3到6度的话,植物只有三个选择:一是就地适应环境。植物适应环境变化是一个时间跨度达千百万年的非常漫长的过程。二是植物迁徙。植物不像动物有两条或者四条腿可以跑,植物要依靠种子或者是花粉来迁徙,相对来说受到很大的限制。

     现在,随着城市化、破坏森林、生境破碎等人为的干扰等,又限制了植物的迁徙。三是就地灭亡。山顶上的植物没有地方迁徙,岛屿上的植物没有地方迁徙,大陆板块上的植物没地方迁徙,狭域生境的植物没有地方迁徙,植物就只有灭亡了。《大加纳利岛宣言》对我们今后5至10年怎么保护植物具有指导性的意义。

 

 

武汉植物园主任黄宏文正在向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介绍三峡珍稀濒危植物 

    第三届世界植物园大会之所以选定由武汉植物园承办,第二个原因就是湖北省、武汉市、中科院三方在共同建设武汉植物园的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省、市领导的重视,对于我们的支持,包括我们资金的投入、环境改造、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华网:最近几年来,省、市对武汉植物园建设的支持力度如何?

    黄主任:从2003-2005年三年时间内,中国科学院湖北省、武汉市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改变了植物园的格局。目前,植物园从硬件上看跟国外植物园差不多了。省、市对我们供水、供电、供暖、供气、通路上的支持都非常大,这是一个层次的支持。再一个层面的支持就是项目的支持,包括科研项目上,湖北省科技厅的支持也起到很大作用。

 

 

郁金香花展,科普专家蒋厚泉正在向青少年朋友讲述郁金香的故事 

    第三个原因就是中国科学院在植物园建园理念上发生了深刻变化。植物园原本就是从事植物学研究的专门机构,我们跟东湖风景区具有的公园性质完全是两码事。国际上历史最老的植物园是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意大利帕多瓦植物园,大概有456年的历史。植物园从建园开始应该就是贵族式的,专门做研究的,植物园做植物的分类等科研活动就是一些贵族做的,应该是一些有钱人干的活。

 

    新华网:我觉得对植物的研究在战乱时期很难进行,只有在和平年代才有一个好的研究环境,而植物园往往给人一个世外桃源的印象。

    黄主任:对.植物园就是一个植物学的专门研究机构,武汉植物园原来也叫植物研究所,现在更强调叫植物园.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说,植物园也要按照"三个代表"的要求,办成人民大众的植物园。植物园以前就是几个植物学家在里面做做研究,没有发挥植物园的社会职能。我们现在则对外提供公共服务、科普教育、环保教育,唤醒人们对植物、对资源、对环境的认识,还是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也引起世界上对中国的关注。例如:我们对水生植物的展示在全球做得是最好的,让人们对水下植物有了深刻的认识。有了水草,水才可以清。湖水养鱼过度,鱼把水草都吃光了,湖水就开始富营养化。没有水草,水就没有自净能力了。

 

武汉植物园开展的奇异瓜果观赏活动受到青少年的喜爱

    新华网:梁子湖湖底的水草就像是水下森林一样,起到了对水体的净化作用,所以梁子湖的水清澈见底,十分干净。

    黄主任:对,水草就有这样的作用。我们在一些国际组织中也担任着重要职位,如世界植物园保护联盟是世界植物园大会的管理单位,具有决定权,我是其科学指导委员会成员,具有一定发言权,在争办这届植物园大会时也有一些有利的条件。当然,首先是中国科学院和湖北省、武汉市共建植物园,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后,我们去申办就有了一些优势。最后,武汉也有自身优势,处在兼顾南北,承启东西的南北过渡格局中,也是植物多样性的特有分布中心之一。

  新华网:武汉植物园有些像鄂菜,兼容性比较强,南北东西的口味都能兼容。

    黄主任:我们保护的植物也是南北的植物、东西的植物都兼顾。 

  新华网:三峡成库前,除了保护三峡的文物外,另一个就是要保护好三峡库区的植物。在这个问题上武汉植物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黄主任:武汉植物园最早参与三峡工程环境论证,包括植物论证和环境论证。20年前,在论证期间,我们对整个三峡库区的植物进行了一个完整的调查。三峡大坝修建后,我们认为可能有三种植物将会被淹没:疏花水柏枝、荷叶铁线蕨和中华纹母。后来我们又发现,丰都车前草只是在丰都一个小岛上特有分布,也会被淹没。

 

    我们对疏花水柏枝进行了一个十五年的完整研究,从野外把它抢救回来,进行繁殖,再让它重返大自然。对三峡大坝修建后如何避免对植物毁灭性的影响,武汉植物园作了非常大的贡献。如果中国政府说在修建大工程的过程中也保护了物种,也只能举出武汉植物园成功保护的疏花水柏枝和荷叶铁线蕨这两个例子。为此,国家也给武汉植物园给予大量的经费和支持。

 

 

游客正在参观武汉植物园内被称为东亚最大的沉水植物景观

  新华网:湖北境内神农架的植物也是很丰富的,武汉植物园在神农架植物保护方面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黄主任:应该说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成立50年来,对于神农架、三峡和川东、鄂西等地区的植物分布和种类是搞得最清楚的,对植物的调查是搞得最透的。神农架被列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后,我们主要帮助神农架怎样去搞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规划和建设。这一届世界植物园大会之后,我们将在神农架要做一个活动,建立一个"国际林",就是组织一百多个国家参加会议的代表每人种一棵树。 

  新华网:像神农架这样的山区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发展经济时都在打"旅游牌",那么这些地区在植物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有何矛盾?又如何有效避免这些矛盾?

    黄主任:我本人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评审委员,每年都要到我国不同自然保护区去作实地考察。湖北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起步非常早,像神农架就列入了第一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是跟外地比,其硬件设施建设的数量比别人少,质量也不算高。严格来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应该有一个功能划分,核心区和缓冲区是严禁人类活动的,在实验区是可以允许适度的人类活动的。在实验区进行适度的旅游和研究性试验性经济林种植是可以的。我不算是一个纯粹保护主义者,但是我认为神农架既然承担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职能,就应该严格执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有关条例,过度使用原始的或奇特的方式来吸引游客大量进入保护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应该为子孙万代保护好这片原始森林。但一点不做旅游开发,其可持续发展的维护能力将十分有限。例如,防火、防盗和基础设施建设等等都需要资金,如果完全依靠政府又难以完全解决困难,因此,应允许适度的旅游开发,利用原始的、奇特的方式吸引游客和进行商业开发,应严格限定在国家森林公园而不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是国家已有严格规定的。

    新华网:2007年也是武汉植物园建园50周年,50年来武汉植物园已取得了哪些科研成果?

    黄主任: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自1956年成立以来,在老一辈科学家为代表的几代人共同奋斗下,逐步发展成为华中地区植物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综合研究单位,是享誉中外的植物学研究机构。50年来,武汉植物园坚持以华中地区植物资源及中国内陆水域的水生植物为研究对象,在植物分类学、植物生态学、植物遗传学、资源植物学等方面的植物学基础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取得了一系列原创性研究成果。50年来,武汉植物园共取得科研成果151项,获得省部级以上奖励75项,其中获得国家级奖励14项,获中国科学院奖励26项,获省部级奖励35项;获授权专利40项;出版专译著73本;SCI历年收录论文86篇,ISTP历年收录论文35篇。在猕猴桃资源研究及新品种选育、莲藕品种选育及推广、螺旋藻产业化生产、植物无土栽培、无公害植物农药开发等方面,率先开展技术创新研究并在国内外推广应用。先后编著出版了《中国植物志》第34卷、《中国水生维管束植物图谱》、《湖北植物志》(1-4卷)、《湖北植物大全》、《神农架植物》、《中国莲》、《水剩植被研究理论与方法》、《数量分类的方法与程序》、《分婴分类的通论与方法》、《华中珍稀濒危植物及其保存》、《螺旋藻生物学与生物技术》、《猕猴桃研究进展》(1-3卷)等30多部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专著和一批高水平学术论文。丰硕的科技成果具有良好的学术价值,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植物资源考察方面的科技成果,不仅对中国植物区系的起源和演化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湖北及邻省的农业、林业、轻工业、园林绿化、医药卫生等相关领域的发展起到了十分有效的促进作用。在长期的考察基础上,对建立神农架林保护区、恩施星斗山保护区、宜昌后河自然保护区、通山九宫山自然保护区等起到了显著的促进作用。植物引种驯化及良种培育方面的成果如油橄榄、糖槭、甜叶菊、池杉、莲藕、猕猴桃等在农、林业生产发展中起到有利的促进作用,获取了良好的影响。尤其在猕猴桃和莲藕的研究方面,20世纪60年代培育了"中日友谊莲"和碗莲品种,并产生了良好的国际影响和社会影响。20世纪80年代,培育的"武植二号"莲藕品种,曾被国家科委指定为100种农作物新品种,经湖北省推广示范后,在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推广开发,推广面积达100万亩,普遍增产20%,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武汉植物园主任黄宏文博士(前排左二)正在向新西兰客人介绍本园名扬海外的猕猴桃

    猕猴桃遗传资源的研究和新品种研发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建成了世界上涵盖量最大、遗传资源最丰富的种质基因库、"猕猴桃属植物遗传资源评价、种质基因库建立及育种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成功选育了系列新品种,其中"金桃"、"金霞"已经报国家级新品种审定,"金桃"品种成功实现繁殖权全球专利转让,为我国首例自主产权农作物品种全球范围的专利转让。猕猴桃研究立足于中国本土植物资源保育、开发和利用,影响着世界猕猴桃产业的格局,探索了中国自主产权农作物品种走向世界的新思路,为完善我国农作物品种产业化与国际接轨提供了可借鉴的案例。

    在举世瞩目的长江三峡工程中,武汉植物园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承担或参加了一些科研项目。在三峡库区及环境考察、三峡工程对长江沿岸生态系统的影响与对策,长江三峡工程对库区珍稀植物的影响与对策以及三峡工程陆生植物保护设计等方面做了大量调查、试验、研究,其研究成果对三峡工程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同时,利用丰富的华中药用植物资源优势,在药用植物的引种寻哈、培育以及中药研究方面也做出了显著贡献。

    新华网:“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植物园的作用”是第三届世界植物园大会的主题,结合这一主题和中国政府提出的科学发展观,请黄主任谈谈植物园到底可以发挥哪些作用?

    黄主任:我国政府提出可持续发展,建立和谐社会,实际上是吸取资本主义社会正反两方面的发展经验和教训后在社会发展理论上的一个提升。经济发展和资源短缺永远是一对矛盾,不管是能源、水资源、动植物资源还是将来的空气资源都是如此,而植物资源是一个原初的生产力和非常重要的本体资源,没有了植物,地球上连空气都没有了。地球产生时是没有氧气的,有了植物进行了光合作用才产生了氧气,我们人类才能呼吸到氧气。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植物了,人类和地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植物在生态系统中,不管是动物还是微生物也好,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级。如果没有了植物,其它的都没有了。所以应该说保护植物应该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提科学的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保护好植物资源,使我们经济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遗憾的是,中国近三十年来的发展使对植物资源的造成破坏和压力也是空前的。我认为,对植物的保护应该受到中国各级政府的重视。现在,中国对本土植物资源的了解和掌握居于世界先进水平。中国科学院完成了《中国植物志》123卷的编撰,其他国家很难做到这点,连美国都还没做完。但是这些资料是我们从标本馆18世纪到20世纪整理出来的,最迟的也是根据50年前的资料编撰的。最近我们植物园也在讨论,是否应该呼吁中国政府尽快启动植物世界大普查和编撰。这个工作做好了,将会对我国政府制定政策,对我国植物资源的科学发展和可持续利用将产生极大的作用。我国作为人口大国、植物资源大国、经济大国和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连植物的资源现状都不清楚,这是很可悲的事情。《中国植物志》只能代表我们过去的植物状况,而不代表我国今天的植物现状。我们现在正在跟国家林业局共同起草《中国植物保护的战略计划》。上个月在北京,国家林业局、国家环保总局、中科院植物所和国家相关部委,包括国际植物保护联盟,共同起草了《中国植物保护的引领计划》。中国植物保护任何计划的出台在国际上的影响都相当大,因为中国代表了国际上四分之一的人口、十分之一的植物资源,美国不到我国的一半,英国不到我国的十分之一,欧洲大陆加起来也只相当于我国这么多。下个月初,国家林业局将会召开一个会议,出台中国植物保护的战略计划初步文本,来指导我们中国今后20年的植物保护工作。

    新华网:我感觉到武汉植物园好象是一个旅游景点,武汉植物园的功能到底如何科学定位呢?

    黄主任:武汉植物园既不是风景区也不是个公园,而是一个植物学的研究单位,主要有三大功能:首先是进行物种保护,做好物种的迁地保护,从野外在物种灭绝之前抢救回来,进行大量繁殖,再回归大自然,所以植物园是为确保植物安全的一个临时避难所,也有人称植物园为植物的诺亚方舟。其次,我们是重要的植物学研究单位。从基础的植物分类、遗传、包括分子植物学,包括植物的方方面面我们都进行了研究,所以我们是一个国家级的植物学研究机构。同时我们也承担向社会进行高素质、高水平的科普教育和科普知识的公众传播职能。与其他单位的知识传播非常不同,我们不能简称叫科普,因为科普任何地方都可以做,街道也可以做,但是我们定位是在科学院的博物馆,我们提出的是知识传播与公共教育,例如,从我们科学院的网站可以看到每天都有世界水平最新的发现。我跟我们植物园的科普导游说,你们以前不管是学什么专业的,将来都要成为科普专家,科学院的网站每天公布的最新发现,一个月以后就变成了一个通俗的科普故事。植物园不是公园,所以我们承担的科普职能是与公园的社会本质是完全不同的。